.
.
点击注册
你的位置: usdt数字钱包 > 数字货币问答 > 朱幼平金融体制改革需顺应数字化转型需要
数字货币热门文章

朱幼平金融体制改革需顺应数字化转型需要

发布日期:2022-05-12 04:21    点击次数:186

过去,我们往往更多考虑金融在服务实体经济、维护金融经济系统稳定方面的功能,也会根据宏观经济形势需要,考虑适度收紧和放松货币政策问题,极少考虑金融还是一个激励武器,要打造金融激励机制。通过金融激励,激活微观经济主体的创新、转型、升级活力,这也是金融发挥功能的应有之义。

当前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如火如荼,金融体制不仅要顺应市场化转轨需要,也要顺应数字化转型需要。金融改革要加快。金融改革不能再简单照抄西方过时了的工业资本时代的金融体制作业,而是要根据金融赋能实体经济、维系经济稳定、营造激励机制等三大本质特征要求,研发并打造数字资本时代新型的金融体制。

1.金融体制改革既要解决市场化转轨问题,也要解决数字化转型问题,不能简单照抄西方国家作业

我国是市场化转轨和数字化转型并存局面。 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体制转轨,我国已收获了四十多年改革红利。前不久国务院发布的要素市场化改革,即土地、劳动、资本、技术及数据等,基本上就是最后一个市场化改革的领域。 我国是发展中国家,正在进行从农业化向工业化、再向数字化转型发展。目前我国正处于农业化、工业化、数字化三化杂糅的社会。

工业化已有天花板迹象,数字化是未来发展方向。 当下是新冠疫情期间,疫情经济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发挥金融等功能支持“六稳”“六保”?短期宽松一点的金融政策是必要的,但也没必要大水漫灌。由于我国经济仍然还有转型和转轨双红利存在,经济韧性足、潜力大,还处在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与西方国家比,财政和货币政策还有很大空间,还不至于搞赤字货币化、大水漫灌和负利率。

疫情虽然让经济差不多停摆两个月,但随着疫情得到控制,经济运行开始出现恢复态势。数据上看,最近主要经济指标持续改善,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增速比4月份加快0.5个百分点,服务业生产指数增速由负转正。 而金融政策略微宽松,我们有政策空间,选择起来很是从容。今年1-5月,用于实体经济的人民币贷款累计增加10万多亿元(人民币,下同),比去年同期多增2万多亿元。

截至5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同比增长11.1%,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2.5%。 当然,金融政策有从属性质,是必要条件,仅仅金融政策、财税政策、政府投资等举措是不够的,最关键还是微观经济有活力,创新、转型、升级有活力,这才是充分条件。 短期应采取动态平衡做法。比如,北京最近疫情发起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从三级响应回调到二级,这就是动态调控。

金融宽松与否,以及宽松尺度,要根据经济体系实际流动性用度而定。美国国情是超前消费,国民不储蓄,所以要印钱,大水漫灌,负利率;我国相反,国民重储蓄,在实体经济还没有劲的时候,搞点小宽松必要,大水漫灌没必要,反而有很多后遗症。 我们认为,短期宽松要和长期体制结合起来考量。长期看,工业时代留下的金融体系需要被数字时代新金融体系所取代。所以需要改革。但金融体制改革不是简单抄西方作业,应该有更高追求!

转型和转轨是红利也是课题。金融体制市场化改革,这个过去探讨较多,未来关键是落实。难度大的是金融体制数字化改革,这个首先要有理论探讨,然后还要实践试错。 数字时代究竟有什么样的新金融?这是个新课题,大家都没有经验。 摸着石头过河曾是我们改革的方法论,而且证明是正确的。现在改革更需要摸着石头过河。

原来还有西方这个石头可摸,只要把西方的作业拿来抄一下,结合我国情况简单修改一下,大差不差就行。现在时代不同了,一方面,西方现有工业资本的金融体制有严重漏洞,包括货币、银行、证券等,也需要改革;另一方面,美欧等西方国家也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也没有现成模式和经验,也需要研究数字时代金融体制。大家都需要理论研究和试错,摸着石头过河,就像新冠病毒防治一样,都在同一起跑线上。

2.金融改革要保障为实体经济输送资金、维系金融和经济稳定安全、营造激励机制三大功能的有效实现

没有照抄的作业,但有一条是对的,就是要更多应从金融本质特征入手,来勾勒未来金融体制的模样。 金融最主要的功能是为实体经济输送资金、维系金融稳定,以及营造激励机制。这应该是金融本质特征,也应该是金融体制改革的目标。

金融的第一大功能是为实体经济输送资金。当期国民产出一部分供消费,另一部分储蓄,转化为对未来的投资。如何实现,一是需要有记账的货币,就是人民币等法币;再就是要有融资通道,这就需要银行、证券等金融中介;最后需要信贷(低风险的债权)和股票(高风险的股权)等金融产品。

金融的第二大功能是风险防范。因为发钱是最容易的事,经济不景气时往往首先想到印钱。但印钱实在是兴奋剂。短期刺激一下,长期副作用很大。反复用,经济有抗药性,啥效果也没有。 实际上,长期看金融最理想的是保持一个合理稳定的货币供应率,而应该让刺激经济的活让给其它政策工具,比如税收、政府购买等。

金融的第三大功能是建立激励机制。这是我们过去容易忽视的一个问题。过去我们总是把激励目光放在企业层面,实际上,金融才是。

本文来源:zhuyp
原文标题:朱幼平:金融体制改革需顺应数字化转型需要

—-



----------------------------------